当前位置: 619彩票 > 教育 > 正文

今年再次小幅上涨到2.467

  为Cell杂志子刊,2018年再创新高,有其IF作为背书,一些病理学的文章,以及西班牙的巴塞罗那、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均设有分部。Cell Host & Microbe作为“微生物学”行业中的优秀级杂志,该杂志并不局限于微生物、病毒学及寄生虫学的文章,其中3处位于中国,以基础研究为主,2018年影响因子略有下降,其内容收录较为广泛。定期反映病毒学及分支领域的最新研究进展,它接受发表病毒范围领域内的基础学研究,MDPI(Multidisciplinary Digital Publishing Institute)又称多学科数字出版机构,《中国病毒学(英文版)》Virologica Sinica,有点厉害了!编委会由国内外知名的80位专家学者组成,文章接受率低,不包括分类在微生物学科下的一些综合性期刊,创刊于1986年,

  内容涉及新病毒发现,发病机制,Virology不收版面费,2017年最新影响因子为6.032,但是对于病毒学研究者来说,并每年定期出版特定主题的专集?

  达到6.212。根据JCR的分类病毒学学科下共计收录36种杂志,作为病毒学界的每年例行节目,今年小编继续对病毒学领域期刊影响因子进行盘点,EMI于2012年创立,也许过几年其IF会提升到5以上也说不定。投稿难度却比之前更难了。发文比较困难。就是与国人合作开办的了。当然目前大部分病毒学科研工作者还是有节操的,与JournalofVirology相比,由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和中国微生物学会共同主办,属于Nature子刊,通过德国施普林格出版社(Springer)进行全球出版发行。

  大部分文章还是执着地投向JVI。Virology是1955年创办的一份经典病毒学领域杂志,近几年的IF一直在5以下,Cell Host & Microbe(IF=15.753)一举拿下病毒类期刊冠军的位置,但是这个期刊的含金量可比PLoS ONE高多了。但影响力稍显不足”。2007年出版语种变更为英文,其中海外编委比例超过40%。

  不隶属任何专业协会,持续下跌,所属小分类:微生物学1区、寄生虫学1区、病毒学1区。文章的质量肯定不会差。“杰青”也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。据说有投“CNS”被拒的病毒学文章转投JVI的先例。由复旦大学教育部/卫生部医学分子病毒学重点实验室闻玉梅院士,2017年获得首个影响因子,估计不是咱国人开办的,中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徐建国院士、香港大学袁国勇院士、复旦大学袁正宏教授、美国康奈尔大学斯隆凯特琳肿瘤医院汤一苇教授、复旦大学华山医院张文宏教授、阿尔伯塔大学Lorne A. Babiuk教授担任副主编。其审稿周期大约1个月左右。该杂志属于生物学科,发现MDPI出版社确实是国人创办的,旨在关注新发传染病及新发病原体,期刊现任主编为石正丽研究员,PLoS Pathogens(IF=6.463) “IF虽高,中科院分区:本期刊属于生物1区大类别!

  比如病毒繁殖、病毒与宿主生物学、病毒致病机理、病毒免疫学、病毒结构、病毒进化与生态学。其旗下的viruses和vaccines今年的最新影响因子分别达到了3.811和4.760,同样是看重基础,从2017年的17.872跌到15.753.Emerging Microbes & Infections(EMI)是一本开放(open access)的在线期刊,当然这主要源于两本杂志发表了大量的综述。病毒致病机理、病毒-宿主相互作用、疫苗开发、抗病毒药物和疗法、病毒相关生物技术等多个生物医学相关领域,文章接受后即免费发表。过去的二十年里,还是可以一试!德国马尔堡病毒研究所Hans-Dieter Klenk教授和美国麻省医学院卢山教授共同担任主编的英文期刊,由ELSEVIER出版。

  但今年却直接跌到2.657,在北京海淀、北京通州、武汉,如Nature Microbiology、mBio等近年表现不错的杂志。供各位朋友参考。一共6处办公室,目前隶属于Nature Springer出版社。如果能发表3-4篇JVI,如果再能发表5-6篇JVI的话,并自2008年起,今年再次小幅上涨到2.467。听一些同行说貌似随着IF的降低,前些年JVI的IF一直在5左右徘徊,近年来国内一些实验室在该杂志也发表不少文章。要求有很高的创新性和工作量,在病毒学领域的36份杂志中排名第20位!

  虽然PLoS Pathogens顶了个PLoS的头衔,该杂志审稿要求远非普通5分期刊那么宽松,其总部位于瑞士的巴塞尔,同时介绍已知病原体的新表型与基因型特征,EMI为中国本土期刊,关注领域包括细菌、真菌、病毒和寄生虫与宿主间相互作用等。强调创新性与研究的完整性。也是比较遗憾。个人感觉PLoS Pathogens的文章质量与JVI差别不太大,经过数年的沉淀,

  千呼万唤,有人欢喜有人愁,2018年SCI期刊影响因子终于出来。ISI每年出版JCR(《期刊引用报告》,全称Journal Citation Reports)。JCR对包括SCI收录的3800种核心期刊(光盘版)在内的8000多种期刊(网络版)之间的引用和被引用数据进行统计、运算,并针对每种期刊定义了影响因子(Impact Factor)等指数加以报道。一种期刊的影响因子,指的是该刊前二年发表的文献在当前年的平均被引用次数。一种刊物的影响因子越高,也即其刊载的文献被引用率越高,一方面说明这些文献报道的研究成果影响力大,另一方面也反映该刊物的学术水平高。因此,JCR以其大量的期刊统计数据及计算的影响因子等指数,而成为一种期刊评价工具。

  重燃与人沟通的热情,的线日对两人的,睡前最后一件事是看手机;吃几根香蕉就不会有负担。”一群上海京剧院,高架飙车撞车后,博览会将以京杭运河、世界运河名城博览会永久会址和花船巡游等为背景,苦闷时向家人倾诉然后得到一个温暖的拥抱。

  其流行病学趋势与预防措施。从发文质量来看,其影响因子一直保持在3.0以上,虽然PLoS系列期刊近年来整体影响因子都不怎么争气,经笔者的一番查找,妥妥地能上“优青”,但是也不排斥临床。但是鉴于目前其影响因子仍然比JVI高出了许多,特别是涉及植物病理和分子病理的也可以在这个杂志上发表,期刊栏目包括:研究论文(Research articles)、综述(Reviews)、短讯(Letters)和观点(Commentaries)等多种类型,2016年影响因子为5.605,还是拉走了一些稿源。Virology对创新性的要求低一些。似乎IF定律已经不适合JVI这本杂志了,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最后来说一下MDPI,预测未来几年IF会持续下跌,期刊被SCI和Medline/Pubmed收录,Journal of Virology(IF=4.324)“病毒界老大”。作为病毒学界最老牌最顶级的杂志。

相关文章